马德里理工大学工作坊.第3期丨马德里Lavapies历史区域中的新社交空间营造

 

 

工作坊算上考察,十五天,

这十五天,可能对旅行者来说也许足够了,

可是对我们来说,太短太短。

 

我们在参观考察建筑之前,

应该体验该座城市带给我们的情绪,

它是令人兴奋的,抑惑索然无味,

或者仅仅是建筑的集合体?

 

 


领队Quique曾说过,这十五天,也许是他们这段人生中最难忘的一次经历,他们需要尽可能的发现与寻找与中国城市的不同,全方位的感受每一个城市传递给我们的信息,迷失在城市中,沉浸在街角的酒吧里。

想想也是,好多期的工作坊中,真正能做到这样的有几个?就我们而言,从小习惯了逆来顺受的文化熏陶下,自我尤其难释放,或者释放之后,真正的“迷失”。

我们出去的时候带上了自己的“社会属性”。不好评价这种“社会性”的好坏,只是文化的背景下与之不符。我们习惯的想听到真理,而不知,真理是一直在被推翻重塑,好比殴克多斯的地心说与哥白尼的“日心说”一样。然而现在我们看待哥白尼就像看待傻子一样。

 


回想这十五天,我们是应该好好复习老师跟我们谈论的每一个观点与知识,还是应该从中跳出来,思考下我们需要什么?在成长的阶段,经过的道路与获取的知识同样重要。因为两种方式都有可能刷新我们对这个城市与社会的看法。表象给我们直观的感受,而对比之下,体验更加能够加速我们的思考——这应该是工作坊最重要的意义之一。

 

当然,与优秀的人为伍,与优秀的思想者接触也是我们应该去践行的,当然每个人所认为的优秀不尽相同,但能与你的思考产生共鸣的,造成内心的涟漪的,应该需要引起你的重视,因为这可能是你的“自我”在作怪。——所以,工作坊提供了多元的环境,不一样研究领域的优秀建筑师,孰是孰非,谁黑谁白,恐怕需要自问了。

 


在考察阶段,第一个最直接的感受是“身心俱疲”,每天几十公里的步行,大量的信息,一时并不是那么好消化的,我们需要做的是,挑选与领悟,而不是人云亦云。

 


课程与设计实践阶段,所反映出来的问题的痛点是思维的均质化,在短时间内的头脑风暴并没有如之前料想到的一样,能够有突破的地方。这次实践所经历的也许是国内不会经历的“从无到有”的过程,一旦没有了限制,我们不知道如何去放开自己的思维。限制,是工作,而自由,则是设计。

 

 

资源是共享的,是客观的,而想法是私有的,主观的,正如我们在西班牙感受的城市与老师传达的主题一样,城市空间应该是共享的,而在城市空间里的活动则是取决于市民的——You can do whatever you want。 大多数时候我们的经历情况正与此相反,我们习惯去寻找某种想法,忽视了资源的共享,抑或不知道该如何共享。

当然观点主观性,决定我在写这些感悟与总结时存在谬论,大家可以一笑了之。


 设计考察 


考察巴塞罗那德国馆

 

先于普利兹克奖的RCR建筑面对面——Sant Antoni - Joan Oliver图书馆

 

Ricardo Bofill,这位享誉世界的西班牙鬼才设计师,用它的创造力为我们建造了一个新的“童话世界“,建筑环形的交通系统与错落的垂直剖面,为我们提供了居民提供了一个公共的开放性的社交空间,垂直空间不是单调的隔离,而是应该有层间的对话。

 

在巴塞罗那Media Tic 里,不仅感受到了空间的自由,我们也用行动证实了,建筑应该像城市开放,公共空间的利用是关系到每一个生活在、行走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的。

 

“奎尔公园,就是一个迪士尼乐园。”

 

我们在西班牙唯一的普利兹克奖的建筑师莫内欧的作品下,听建筑的管理者诉说这个建筑的故事。

 

一座建筑,为该城市创造了高于建筑造价36倍的收入(约30亿欧元)。他是毕尔巴鄂这座城市的核心,也是一个发展中心。

 

屠宰场的改造项目将原有的屠宰场的生产置换成了现代的文化园区,把各式各样的市民活动融入到空间内,随后建筑内部空间进行了大幅度的改动,以适应现代人生活,游玩的需求。

 

历史老城区的教堂改造项目,因为西班牙的内战,原教堂受到了很大的破坏,设计师把原有的宗教性的空间改造成了一个教育性质的建筑,将“上帝”与“知识”进行了语汇上的转化。整个建筑分为改造区域与新建区域,充分利用原有的地形,对动线,光线,材料进行了重新的设计与再造。

 

这是一个马德里十分重要的剧院,建筑的构思十分简单,三个不同类型的剧院空间,有歌剧,舞蹈,还有音乐剧等剧院空间,建筑将演员,观众与设备运输的路线分开,保证两种不同类型的活动不会相互干扰;同时,建筑的主要入口空间与公共活动空间与城市相呼应。

 

偶遇世界级的弗拉明戈舞蹈的大师Maria Pages

 

设计与艺术是分不开的,艺术也是反应社会的一面镜子,

普拉多博物馆给了我们一堂深刻的艺术史课。

 

在赫尔佐格&德梅隆设计的卡西亚基金会的面前,讨论开放空间的做法以及建筑如何与周边的环境取得联系以及新与旧的对话。

 

《疯狂动物城》中的火车站原型——马德里阿托查火车站里,老师给我们讲述莫内欧的火车站扩建项目。设计将原来的铁轨后移,原先的铁轨移除后,建立了一个城市花园。

 

在索非亚艺术中心,我们听老师讲解该项目对于一个历史城区的意义价值,如何创造适合公众的活动空间,如何应对马德里的夏天炎热的气候,如何通过建筑将城市的界面打开。

 

 

 设计课堂 


马德里理工建筑系校园虽然不是很新,甚至有点简陋,但是四处你可以看到建筑系学生坐在台阶上讨论,在教室里制作模型,或者在室外激烈的辩驳,这应该是建筑系应该有的样子——古老而不沉闷

 

课堂上,Nicolas教授给我们介绍马德里城市的建立,发展以及更新,解读了地块的历史,文化,与社区情况。


著名西班牙建筑师Arturo Franco(50岁以下的25名国际建筑师之一,西班牙建筑师协会主办杂志的编辑)为大家带了一场生动有趣的讲座:

这场讲座有个小插曲,老师本来准备了一个授课文件,结果电脑出了问题,文件无法打开,结果老师集中生智,随手拿来了教室里的模型,一把伞,一张椅子,给我们讲了一场:建筑循环。从发现空间,到材料使用,设计原型发展后的错误到居住,技术,再到自然-时间,每一个点,他都给了我们他鲜明的观点,整个讲座有说有笑,大家听的不亦乐乎。他给我们阐述了在他的观点中,建筑应该是个什么样子。(可怜了那位做了模型的同学,被拆的四分五裂)

讲座最后还有狂热的“粉丝同学”像老师要签名,气氛太过热烈。

 

Ruiz Diaz, 西扎工作室的建筑师,马德里重要的建筑师之一,加泰罗尼亚大学的客座教授,给我们上演了一出戏剧,一场关于他自己的“建筑之旅”,虽然语言上的沟通有障碍,但是并不妨碍他的建筑的思考以及在设计上的创新,每一幅设计图纸,够浸透了他的独特用心。

的确,给人好感的东西,太多的言语都显得无力。

没有文字的设计,才是简单而粗暴的,直击人心的。而这背后,真是我们现在做的训练。只有这样,设计才会有他独特的之处,才有像陈酒那样沁人心脾的香味。

 

获得密斯范德罗奖与阿卡汗奖提名的Paredespedrosa工作室的创始人Angela 给我们分享了他们的5个设计作品。阐述了在历史的城市肌理中,建筑与周边环境,乃至与城市关系的重要性。

 

 

 设计实践




“左手材料,右手模型,面带微笑”。

 

final presentation

 

答辩现场

 

我们毕业啦

 

 

 设计成果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LABIRD所有,转载请通过邮件和电话与LABIRD取得联系

版权所有©南京往造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苏ICP备16053494号-1